百姓彩票平台登录

杨坚平谈潮州木雕的艺术特色


——专访杨坚平

 

潮州木雕,亦称“金漆木雕”,始于唐代,成熟于明,鼎盛于清,与东阳木雕、黄杨木雕、龙眼木雕并称“中国四大木雕”。

潮州木雕技艺主要流行于粤东潮州、汕头、揭阳、海陆丰、兴宁、梅州等地和闽东南沿海一带,古属“潮州府”的地域,故统称潮州木雕。

潮州木雕系潮汕文化及客家文化的重要载体,主要用于建筑、神器、家具装饰及案头陈设。明、清时,粤东地区的庙宇、祠堂、民居处处可见工精艺巧的木雕装饰,蔚然成风。其主要以香樟木为材,品类繁多,木雕形式“杂杂、匀匀、通通”,并髹漆贴金,金碧生辉,富有独特的艺术特色及欣赏价值,而享誉国内外,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繁多的品类与用项

潮州木雕的传统作品中,完全独立的案头摆设是罕见的,通常是同建筑物、家具及神器结合在一起而作为它们的装饰或构件的。按照用项区分,大致可以分为建筑装饰、家居装饰、神器装饰和案头摆设四类。

建筑装饰:包括牌扁狮、进屏、屐头、檐角、柱头、横梁、门楣、屏风、门饰、窗格、栏杆以及载上载下的雕饰百数十种。

家具装饰:包括床、几、桌椅、茶橱、衣柜、梳装台、纸筒、灯心筒等。

神器装饰:包括大龛、神桥、神亭、宣炉罩、馔盒、果碟等。

案头摆设:是纯粹欣赏的小型木雕,有桌上小屏风、镜屏以及新发展的供四面欣赏的圆雕狮子与镂通花篮、虾蟹篓。下面把各品类予以分述:

潮州木雕用于建筑装饰上,实则包括了庙宇、祠堂、民居三个方面。封建社会末期,广东潮州和附近县份,建神庙,造祠堂成风。举例:潮州城内铁卷“己略黄公祠”一所普通祠堂拜亭(抱印亭)其构件之多,雕饰之丰富;装潢之瑰丽,恐怕是罕见了。因此,这样的建筑,虽“五行”(指木工、雕工、泥工、漆工、石雕工)并举,也得十数载功夫才能竣工。

潮州的居民,虽不及祠堂之豪华,繁缛的雕饰。但由于特有的庭院式建筑,大厅两侧木结构的“三载五木瓜”、“五脏内十二块花胚”莫不加于雕饰。抗日战争之前的一个时期,一般的“拜亭载上”新发展的“抽木方曲?、如意屐”等给潮州庭院建筑带来了“精致、端庄、华贵”新风格。

其次是家具装饰,潮州运用于家具装饰的雕饰,通常的建筑上的室内装饰紧密结合在一起,构成精细、纤巧、华贵的整体。

略举常见的木雕装饰对象分述于下:

《大围屏》:即大屏风,用于祠堂、大厅的大龛之前,每逢节日,喜庆寿辰时挂起来,平时则收存,尺寸大小、扇数多少,是根据房子大小而定,构件也不尽相同。扇数有十四的、十二的、最小是六扇,没有少于六扇的,均偶数。屏风的主要部位,形式多样,有以人物、花鸟精雕细刻;也有留空内绷以绢或纸,用国画、书法精装者。内枋栏刻百兽图案或花鸟图案;外枋栏刻软藤纹样;大肚为金漆画;中横肚与下脚肚均以深、浅浮雕表现,屏之两边有屏狮头,狮座之形制变化多端,常见的有瓶形,曲脚形等。

《几床》:是几下配桌的家具,潮州人称“几床”。有书斋几床,房内几床与大厅几床之别。书斋几放置古玩等欣赏品;房内几放置花盆、花瓶、镜屏、杯盘之类,下面小方桌;大厅几床,尺寸比二者为大,而且两端上翘,一般规格按大厅大小而定,几和桌装饰在正面一面,雕刻也精致,朱漆贴金,增漆厅堂瑰丽热闹之气氛。

《炕床》:无顶。不挂蚊帐、中放小几,置烟、茶具,用以会客。床前置介盘(由三段拼合而成)便于放置鞋履之类。

《眠床》:有顶。其装饰部位有:床前、床屏、帐顶(又称蜘蛛顶)床脚、被几五处。前三处,由于实用之故,一般均用浅雕以花卉图案或连续纹样雕饰;床脚图案,形制多样,被几是架置于左右屏上,在眠床之帐内,几有屉子,几面精工雕刻,是富家人家才设置。

《茶橱》:放茶具、茶叶罐以及火柴、木炭。橱前开门二扇,橱内中上有格子(格子样式多种多样),下有屉子,橱门的装饰面分割:有的通体为一大肚,没有上、下横肚之分。

《大橱》:置房内,放被、衣物之用,形制大于今用之衣橱,橱前二扇开门,一般不甚精细雕饰,而以边框刻线的功夫取胜。

《叠橱》:(有矮架的柜子)矮架上有二方柜相叠。故称叠橱,置于卧室或书斋,上下橱门而扇开,常见的装饰是上橱以诗词文句,平地托出,下橱用以花鸟图案托地浮雕,雕饰稍为简朴。

《纸枚筒》:插纸枚用,状如筷笼。挂在书斋里的中堂两边,一边一个。

《灯心筒》:放灯心(灯草)挂于几端之壁上,距灯很近。身较纸枚筒短,腹空也较浅。在装饰方法上则大体相同。

此外,还有《大师椅》(带拐手的,放于大厅)、《逸士椅》(只有靠背,放于客厅)、《拜椅》(前脚短,后腿长)、《醉翁椅》(形似西式沙发)等。

第三类是神器装饰,在木雕的制作上不惜花费功夫。《大龛》放置祠堂,屋宇大厅中间,形体很大,高达三、四公尺。龛内作木阶数级,是为了按辈数供放置祖先“神主牌”之用,前有两扇门,有框栏、楣,楣上有楣栅等;楣又分外楣、内楣。外楣上方之尖拱,名曰:龛楣栅,前倾,花纹通常是双龙斗宝。吊角一般是鸾凤与獬,楣边的通雕图案(多用松鼠葡萄)叫做完门。嵌于楣间的雕刻楣肚,外楣者叫外楣肚。龛内尚有围屏,龛门上的各个装饰部分,构造复杂,名称繁多,是雕、漆、画三者结合的综合工艺。

《椟》:是民居置于厅几之上。供放祖先神主牌之用。雕饰一般较粗犷。

《香亭》迎神之时,抬在神桥之前面。

《香炉狮》圆雕。置于大香炉之上,作盖,中空,烟从狮子的咀里出来,这种形制,唯庙宇及“大宗祠”才用。

《香架》形制象镜屏的座,大小不等,孔洞较大,系为了巨型的香而设。

《烛台》:有狮型、人型、花瓶型,也有旗杆座形等,大小不一,是于迎神回庙宇之后,安插特制大蜡烛之用,平时则置于庙宇祠堂大几之上。

其它还有《糖枋架》、《饼架》、《宣炉罩》、《馔盒》、《果碟》等等。

《神轿与神亭》:均是抬神游街之用。神轿不盖顶,形制似围椅,置放“泥菩萨”于轿中,构件分轿围屏,交椅围、中盘、下盘、轿脚狮和花牙等。神亭有盖顶,形制端庄而精致。

第四类,是纯粹供欣赏陈列用的小型木雕。是属于新发展的工艺品,如狮、花篮、挂屏、虾蟹篓等。

二、题材的选择和艺术处理

在潮州木雕作品中,人物雕刻占很大的比例,其内容和我国其它民间雕塑一样,所涉及的面也非常广泛,反映现代题材的有:八女投江,除四害,讲卫生,强渡金沙江等。在传统木雕中,主要如有:

1.反映劳动人民的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的耕织、捕鱼、放牧、打柴、石工、木工、修、建造和农民、船家的生活,货郎小贩以及花鼓歌舞、杂技等。

2.在群众中广泛流传,为争取自由幸福生活所作的斗争的赞美和斗争故事,如牛郎织女、七姐下凡等。

3.表现对邪恶势力的反抗与嘲笑的戏曲和小说故事,如《水浒》、《西游记》、《三国》之中的“三打白骨精”、“三打祝家庄”、“火烧赤壁”、“空城计”等。

4.歌颂的历史人物的高尚品质和爱国精神,对权贵藐视的题材,如李白醉写吓蛮书、郑成功等。

5.反映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的仇恨和藐视的内容,如果盘烛台椅脚的“番鬼”。

6.还有许多对花鸟虫鱼的富有诗意的表现,以及变化无穷其妙瑰丽的图案花纹,浓郁生活气息,以海鲜鱼虾为题材。还有一些具有民间色彩的八仙、与神佛妖魔斗法的场面以及文人吟风弄月表现稳逸生活的作品,都是传统木雕中艺人擅长发挥才能的题材。

传统的镂通雕,是将绘画和雕刻溶于一炉,它的长处不仅是在一件作品中可以安排较多的人物,而且还可以安排人物的生活环境,具有海阔天空般的发挥余地。在运用处理这些题材上,基本上是这样两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艺人运用了十分巧妙的技巧把故事中主要人物和情节,集中表现来概括整个故事的内容; 

第二种方法,是选择故事中最突出情节,加以表现,出场人物不多,如《脱靴捧砚》选择了故事发展中矛盾的高潮,突出了每一个人的性格和互相之间的斗争,并预示矛盾的发展趋势。

三、传统样式

潮州木雕的形式,大体分沉雕、浮雕、通雕与圆雕四种:

(一)沉雕—即阴刻,形象凹下,涂粉彩线纹阴刻,与武氏祠画像刻法恰恰相反。其性质近于绘画,刻起来省工。多施之围屏,门上刻绘画的梅、兰、竹、菊之类,都用阴刻。

(二)浮雕—在平地上浮起者,通称浮雕,一般又分为浅浮雕,深浮雕与半深浅浮雕。四分以内的为浅雕;四分以上至七、八者为深浮雕,最深可达一寸,这样的某些部分可以离开地子,类于圆雕,四分左右的叫半深浅浮雕,(以上尺寸均系木工用的木尺)“打浮”是以整块木头的上半面雕刻成物象,物象周围空地的下半面以几何型图案凿通为地“打深”是比较费工的。“叠浮”其外观与“打浮”无异的,只是在制作上有所不同,它的图案地子与浮雕不是一块整木头,而是拼合起来的,较打浮为省工,“打浮”与“叠浮”统称为托地浮雕,“钉雕”是通雕的突出较高部分,如鸟翅、花心等,是另雕妥后加上去的,名曰“钉深通雕”。

(三)通雕—无地子而通体穿透,多层次的镂空者称通雕,又称镂通雕,通雕吸收了圆雕、浮雕、阴雕以及绘画的某些长处,融汇而成为一种独特的形式,通雕层次的多少,视材积和刻划工夫而定,少则二、三层,多则四、五层,超过七层者极少见,在形制上,通雕又分有:立体透雕与平面雕镂两种。立体透雕,现有圆锥形制的四面立体关系,在艺术刻划上它是以镂空穿透的技艺表现的,如花篮、蟹笼、虾笼等,另一种是平面雕镂,指的是一般的通雕,体积深厚,且层层叠叠,穿插交错,须用长柄细长刀雕镂才行。

(四)立体雕—即圆雕。如狮子、小烛台、果碟座等。过去在建筑家具的装饰雕刻上是很少用圆雕的,即同是上述诸圆雕,也仅以正面及左右两面接触观众,故反面的处理较粗疏。

四、结构布局(“径路”安排)

潮州木雕的构图方法,最普通的一种就是近于国画的构图:人物布置在画面的中心,这种人物的透视是平视的,而环境的透视则是鸟瞰的,这种平视和鸟瞰相结合的方法能把远近人物和不同的景物都组织在一个画面里,并无拼凑的感觉,这种方法常见于浅浮雕中;另一种构图方法,是连续性的构图,将各个不同时间的情节,甚至几十年间的事情,统一在一个构图内。是潮州木雕镂通雕惯用的手法。运用这种方法时,在构图上主次分明,以人物为主,背景为辅,为了突出人物的活动和关系,对于一定环境的表现,采取了十分简练概括的办法,选择其最有代表性的部分,以一点概括其余,如表现屋内只取门,表现楼台则悬空出现栏杆,表现野外,只用一个山头一棵树,表现天空则一朵云,流水则只刻几个浪花或几条水纹,完全不受自然的真实所限制,不受透视的约束,使环境的表现服从于突出人物的需要,并巧妙的和空白结合运用而造成强烈的空间感,并起村托和使构图完整的作用。在我国造型艺术中,对构图中的空白向来都十分讲究的,但是这样辽阔空白都是潮州木雕的独特手法。

此外,潮州木雕构图中,在幅面上也不受横幅和直幅的拘束,在直幅构图中,往往把故事情节按其发展或主次分明分成几个部分上下叠排起来,然后加以联系,艺人所谓【径路】即是人物活动去向的来龙去脉清楚,以此为线使得构图虽然分成几个中心,几个片段采取了“之”形、“S”形,以及三弯四曲形等等,又成为统一的整体。有些作品情节,同一故事但相互不联系的也有内容根本无关而集中在一个画面中的。要用“引径”办法,使上径和下径有呼应,象边线人物的反转身势,掉头张望,以及同一片段中底线的起伏,目的都在于构图上规整中有变化,平板中有节奏感,在横幅中,人物场面比较易于处理,如何真实的处理花?荷花、菊花都是向上生长的,适合于直幅构图,但是经过艺人的组织和处理,并穿插上鹭鸶、青蛙,虽然把荷花刻成横长,而并不损害花的生气和风貌,相反由于构图的恰切,反而田园气息十分浓厚。

五、装饰手法

潮州木雕在装饰上不但要表现出创作意图,同时要和环境协调,形制上有否饱满适宜,被嵌在什么部位和其它工艺品配合起来是否便利于人的欣赏。在这一方面,潮州木雕艺人的装饰设计是惊人的,随便找一扇门的形制装饰,便足以说明。门,是建筑、器物最惹人注意的部分,因而艺人往往把最大精力和最高的才艺化在门的设计和雕镂上。它们常常把门板刻分为若干个大小、宽窄、横直、高低不同的装饰面较大的门,通常分顶横肚、枋栏、门窗、企肚、中横肚、大肚和下横肚等部分。所用题材、形式、手法各有不同,顶横肚多雕花鸟,形体比较粗大,门窗则为场面宏伟,人物众多,情节复杂的故事,层次多而雕镂精致,企肚或雕人物或雕花鸟,虽也精美,但颇简单。中横肚雕而不大,而雕刻却极考究,往往是全门雕刻的精华。大肚多不施雕镂,而用彩漆绘以故事画。下横肚,有的绘以简单的花鸟或博古,有的刻以浅浅的类似云纹的瑞兽图案。枋栏,大都是扁平的波状连续花草图案,深嵌在门窗的四周,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无非是为了多样,有变化、和谐、好看,而且适应着不同的观者。

潮州木雕装饰形式,除一般最常用的“黑漆装金”,即是在雕饰物上以赤色的漆料作底子,然后铺上金薄,也有用朱漆作整体的,但为数极少。清代乾隆前后,在髹漆装金作品中的主要人物的头帽盖层漆以突出人物形象,后期未见广为采用。另一类是“五彩装金”这类款式见之建筑物雕饰较多,它们以大青大绿或紫红粉黄装彩,再用金色烘托,形成金碧辉煌的效果。第三类是“本色素雕”即保存木材本色,不加油漆,或仅在器物边缘加上油漆,作为衬托,使作品的刀纹木味清晰显现,有朴素静雅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