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彩票平台登录

羊年说羊——赵才萱


——专访赵才萱

羊年将临,羊已然成为热门话题。羊在十二生肖中位居第八,与十二地支中的未相配。在十二生肖中,羊和狗是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动物,我国养羊的历史,有八千多年之久。羊是远古先民普遍崇拜的动物,温良美善的羊,历来深受国民的喜爱,关于羊的美谈、神话、佳话在民间世代相传。


 

羊代表和平、吉祥、美好、善良、知仁、知义、知礼的美好形象。

我国西部古老的牧羊人部落,以羊为图腾,称为羌族。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释“羌”曰:“羌,西戎牧羊人也,从羊,羊亦声。”羌人携羊图腾文化东移,逐渐与华夏文化融合,共同形成了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头。

以羊作为吉祥的象征,起源于羊是祭祀中一种非常重要的祭品。以猪、羊为祭品,称“少牢”;以牛、羊、猪三牲为祭品称“太牢”。《说文解字》曰:“示,乃神事也。”羊,祥也。羊、示结合,即成为吉祥的“祥”。吉祥,亦作“吉羊”。

以羊为美、为善,则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说文解字》曰:“美,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美与善同义。”羊大则肥美,系从人们的味觉感受演化而来,千百年来,此说几成定论。

随着20世纪初对河南安阳殷墟甲骨文字研究的深入与文化人类学的兴起,人们对“羊大为美”说开始质疑,提出了“羊人为美”说。此说有四种论据:其一,认为美字是由一个戴羊角的人构成的,下面的“大”,似一个人的正立形。其二,认为:甲骨文中“美”字的几种写法,都是对戴有图腾标志的人的形象,在先民们的心目中,这样的形象是最美的。其三,认为:羊在远古曾作为女性的象征,而对女性的生殖崇拜,使先民产生了美感。其四,认为金文“美”字宛如女子怀孕之状,先民以“似怀胎之羊的孕妇为美”,以羊为美、为善,则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以上四种说法虽然观点各异,但却殊途同归,都认定了美的产生与羊有关。

汉代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对羊的品性高度赞美曰:

“羔有角而不任,设备而不用,类好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啼,类死义者;羔食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故羊之为言犹祥者。” 

羊被人们赋予了如此众多的美德,集中体现了人类的美好情感,这不能不说是羊的殊荣。

古代羊与阳相通,有羊神即太阳神之说。《易经》称正月为泰卦,三阳生于下。冬去春来,阴消阳长,属吉祥之象。因而用“三阳开泰”或“三阳交泰”为岁首称颂之语,寓吉祥平安之意。因羊、阳相通,民间常作“三羊开泰”。工艺美术中,以阳光之下三只羊的形象,来表达对国泰民安的美好祝愿。

羊神除为太阳神外,还兼领其他神祗。如山神、土神、石神、五谷之神,等等。所有这些羊神崇拜,都表达了人们渴望幸福安康和对平安吉祥的期盼。

羊是古代先民的主要衣食之源。鲜美的羊肉用于果腹,温暖的羊皮用于避寒,羊满足人们吃饭穿衣基本生活需求的历史,几乎与人类的进化同步。羊与民生是息息相关的。羊是人类最早狩猎的动物,也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这有已经发现的人类早期艺术遗产——岩画为证。

在已发现的内蒙古大兴安岭岩画、阴山岩画、宁夏贺兰山岩画、宁夏中卫县岩画、甘肃黑山岩画等大量的岩画中,猎羊、牧羊的图画占有相当大的比例。透过这些历经千万年风雨沧桑幸存下来的珍贵艺术品,我们可以窥见原始人艰辛备尝从狩猎到放牧、畜牧,再到农耕的发展历程,感悟先民们前赴后继、奋斗不息的精神内涵。

猎羊岩画生动地展现了先民们狩猎的场景。我们从不同时期岩画的对比中,可以看到原始人狩猎工具从石块、木棒、兽夹到弓箭的逐步改进;了解先民们狩猎的方式方法:由单人、双人、多人,到集体围猎,反映了原始人生存的艰难和互助友爱、团结协作精神。

牧羊岩画生动地展现了先民们的畜牧生活情景。有羊群一字排开的“一条鞭”式,也有羊只散放的“满天星”式放牧方式。牧人有步行的,也有骑马的。有单人放牧,也有多人放牧的。宁夏中卫县钻洞子沟一人牧三羊的岩画,即是先民畜牧生活的真实写照。一幅幅牧羊岩画,犹如一部生动、直观的远古牧羊史展现在人们面前。

夏、商、周三代,养羊业逐渐发达兴旺。夏朝人养羊,有关的文化遗址幸存下来的羊骨架可以作证。殷商养羊业,据出土的有关青铜器、玉器以及甲骨卜辞可知,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马、牛、羊、猪、狗、鸡六畜,业已普遍饲养。周朝畜牧业更加兴旺发达,专门设立了掌管畜牧六畜的官员——牧人。《周礼•地官》载:牧人,掌牧六牲,而阜蕃其物”。牛羊养殖业的规模已相当可观和繁荣。

春秋战国时期,牧羊业已在民间大力推广。到了秦汉时期,民间畜牧业愈加发达,有人家饲养牛羊上千头。《汉书•卜式传》载:河南人卜式与其弟分家时,只取羊百余只,入山蓄养十余年,得羊千余,以此发家致富,并以家财资助贫民。因此得到汉武帝赏识。汉武帝向他询问养羊之道,卜式回答:“非独羊也,治民亦犹是矣。以时起居,恶者輒去,毋令败群。”这位养羊专家将牧羊实践中总结出的经验,推广至治国安民之道,是颇有见地的。

晋代皇甫谧《帝王世纪》载:黄帝有一次梦见一人执千钧之弩,驱羊数万群。醒后叹道:“夫千钧之弩,异力能远者也;驱羊数万群,是能牧民为善者也。”于是在大泽找到一个叫力牧的壮士,用以为将。在这里,黄帝以牧羊引申到治民。

帝王们认同:治民治国如同牧羊。因此,古代州郡长官均称为牧、牧守、牧宰等。《圣经》中,将众生比作迷途的羔羊,耶和华是“躬自作牧”的牧羊人。基督教新教将主持宗教仪式、管理教务的人称为“牧师”,亦缘于此。

羊与国民的饮食文化、服饰文化关系密切。在汉语中,本意与饮食相关的字,例如馐、膳、鲜、羡,等等,均有“羊”字在其结构中。由此可以想见,羊作为美味佳肴,在古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羔裘、羊裘古来就是名贵服饰,如今加工技术不断改进,裘皮制品、羊毛衣饰,花样日新月异,装点着人们绚丽多彩的新生活。

羊对国民的精神生活亦有着深远的影响,文学作品、美术作品、工艺品中,多有羊的题材,其中不乏传世佳作。诗歌中,最为脍炙人口的,要数南北朝时期北朝的一首民歌《敕勒川》。此诗歌原为鲜卑语,译成汉语为: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意境寥廓雄浑,苍茫壮阔。蓝天白云之下,茫茫草原,绿浪滚滚,牧歌悠悠,牛羊成群。好一幅动感十足的亮丽画图!

羊文化也渗透到了民间风俗习惯的许多方面。例如,在湖北、湖南、浙江、河北等地区,将农历每年正月初四定为“羊日”。这一天看天气阴晴占当年养羊业兴衰,晴则兴旺,阴则不吉。这一天,戒杀羊,亦忌打骂羊。白族民间于农历每年六月二十三日举行“祭羊魂”仪式,由老年牧羊人主祭。祭祀时,将羊毛毡挂在祭坛旁边的树上,以求羊群免受野兽侵害。青海土族婚俗:婚礼举行那一天,男方到女方家娶亲时,要送给女方一只洁白的母羊,作为姑娘的替身,留在娘家繁衍后代。据说,这只白母羊,能为双方家庭带来吉祥。

羊与人类关系密切,人们养羊、牧羊,爱羊、崇羊,以羊为吉祥的象征,亦将羊美化、神化。有许多关于羊的佳话千古流传。

古人以羊为“土羊之神”。《陇州图经纪》载:在陇州开源,秦始皇见二白羊相斗,就令人追逐,二羊至一处化为土堆。待秦始皇来到之后,有两人拜倒在路边,说道:“臣非人,乃土羊神也,以君至此,故来相谒。”说完就不见了踪影。秦始皇于是在此建了一座土羊神庙。

黄初平“叱石成羊”的故事,更是为人们津津乐道。晋代葛洪《神仙传》载:黄初平15岁时为家牧羊,遇到一位道士引导他入金华山石室中修炼,40余年不曾回家。他的哥哥得到道士指引,入山找到了黄初平。兄弟久别重逢,自然欢喜。哥哥问他所牧之羊在那里?耽见块块白石,初平叱道:“羊起!”顿时白石悉变为白羊数万头。此后,兄弟二人俱学道成仙。黄初平改字赤松子。据说,如今香港、澳门等地崇奉的“黄大仙”,就是这位黄初平。

黄初平“叱石成羊”的故事,成为一个修行得道成仙的典故,被诗人们反复吟咏。诗仙李白古风十七有云:“金华牧羊儿,乃是紫烟客。”紫烟,即是仙气。唐代曹唐《小游仙》诗云:“共爱初平住九霞,焚香不出闭金华。白羊成队难收拾,吃尽溪头巨胜花。”诗中描绘的仙界人畜自然和谐的太平胜景,令人向往。

明太祖朱元璋写过一首《牧羊儿土鼓》诗:“群羊朝牧遍山坡,松下常吟乐道歌。土鼓枹时山鬼听,石泉濯处涧鸥和。金华谁识仙机密,兰渚何知道术多。岁久市中终得信,叱羊洞口白云过。”前四句,描绘了牧羊人安贫乐道、逍遥自在,荒野放牧的壮美图画。后四句,假借黄初平得道成仙故事,喻远大抱负终可成就之深意。也是诗人对自己早年牧童生涯和后来终成帝王大业之艰辛历程的质朴而生动的写照。

五羊城为广州的别名,源于一个美妙感人的故事。相传,公元前9世纪,周朝的楚国在如今的广州建造了一个城邑,名叫楚庭。有一年,楚庭遇到旱灾,庄稼颗粒无收,百姓饥荒。某一天,南海的天空出现五朵祥云,上有五位仙人,身穿红橙黄绿紫五色彩衣,分别骑着五只仙羊,仙羊口衔一棵一茎六穗的稻子,徐徐降落在楚庭。仙人把稻穗赠予百姓,把五只羊留下,祝愿这里永无饥荒,然后腾空而去。 从此,这里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广州成了岭南最富庶的地方,也开始有了羊城、五羊城、穗城之称。广州的百姓还在惠福西路修建了“五仙观”,纪念五位造福的仙人。“五仙观”至今尚存。“五羊仙”的神话,为广州百姓津津乐道 。

广州越秀公园内有五羊雕像,是广州最具象征意义的城徽。五羊雕像,位于越秀区越秀公园西侧木壳岗上,是由130多块花岗岩石雕刻组砌而成的高11米的圆形底座大型石雕像。五羊石像中大山羊居中,昂首远眺,口衔“一茎六出”稻穗,羊角雄浑有力;其余的石羊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石像是著名的雕塑家孔凡伟、陈本宗根据流传甚广的“五羊衔谷,萃于楚庭”的传说,于1960年创作而成的。1999年7月,《石雕五羊》被广州市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第十六届亚运会在广州举办。由张强设计的亚运会会徽上,一轮放射十六道光芒的红日位于右上方,主体为抽象的五羊雕塑,“五羊”底座是“十六届亚运会”的英文标识、广州拼音、阿拉伯数字2010。整个会徽充满了激情和动感,同时因融入了本地羊文化而具有鲜明的广州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