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彩票平台登录

薛世平:独树一帜的中国琉璃


——专访薛世平

中国的瓷器享誉世界,“中国”的英文单词就是china(瓷器)。然而在中国,能够与瓷器相媲美的,并在某些使用方面超越瓷器的,还有一种形似美玉的宝物,那就是琉璃。

漫步我国众多的名胜古迹,无论是宏伟的北京故宫建筑群,还是泰山的碧霞祠,无论是北海公园的九龙壁,还是洪洞广胜寺的飞虹塔,那古朴典雅的民族色调、晶莹透亮的艺术构件,真是千姿百态、富丽堂皇,使人眼花缭乱、令人叹为观止!而使这些厅塔楼阁显得如此绚丽多彩的,就是我国传统工艺美术和建筑艺术中的灿烂明珠——琉璃制品。千百年来,中国琉璃不仅在美化人们的生活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而且在与各国人民的交往中充当了友好的使者。

一、起源与历史

中国琉璃源于何时?据历年各地古墓出土实物证明:战国时期,我国已出现琉璃工艺。据此推算,中国琉璃已有两千四百余年的历史了。但这时的琉璃多采自自然矿物。《汉书注》中写道:“璧流离,此盖自然之物,采泽光润,逾于众玉,其色不恒。”人们将挑选出来的特殊石料——琉璃矿石经过加工,琢磨成璧、泌等贵族服饰佩件。因其稀少,视为珍贵的玉器。

西汉晚期(约公元23年),我国劳动人民生产出了一种胎质为普通红色陶土,表面以低温烧成的釉陶,色彩有绿色、黄色或黄褐色。琉璃釉色至此真正出现。不过这个时期的琉璃生产规模很小,技艺仍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北魏时期(公元386年至534年),佛教盛行。与佛教有缘的琉璃得到迅速发展。《魏书·大月氏传》中记载:“其国人商贩京师,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琉璃。于是采矿山中,于京师铸之”。从此,揭开了琉璃工艺神秘的面纱。琉璃产量迅速扩大,制品由贵重的服饰点缀物扩展到器皿、摆设及宫庭建筑。

唐宋时期,中国琉璃已有相当规模的发展,琉璃产地也迅速扩大。三彩马、三彩骆驼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随着中西经济文化的发展,中国陶瓷和琉璃制品远销东南亚各国,技艺精巧的中国琉璃成为我国文明的象征。

元、明、清以来,我国琉璃产地星罗棋布。山西的阳城、平遥、汾阳、文水、河津,陕西的朝邑,河南的修武,以及北京、南京、山东等部分地区,都出产过琉璃器皿,而尤以山西为最,是琉璃的重要产地。这个时期,我国人民烧制琉璃的技术有了很大发展,品种和釉色都有增加。釉色从黄、蓝、绿三色发展到翡翠绿、孔雀蓝、紫晶、黑、白等十多种,品种从一般砖瓦发展到建筑装饰附件如兽头、螭吻(chi wen)及室内用品如座墩及民间实用的绿釉大小套盆等。北京北海公园的琉璃九龙壁、琉璃牌坊、山西平遥太子寺的九龙壁等,是这个时期留存下来的代表作品。

二、名称与特性

琉璃其名在典籍中的出现,“璧流离”最早见于《汉书•西域传》,以后从文字到偏旁部首又有许多演变和不同的称法。汉桓宽《盐铁论•力耕》中有“璧玉珊瑚琉璃,咸为国之宝”,颜师古注引《魏略》中称为“流离”,《翻泽名义集三•七宝》中则有“吠瑠琉、为佛家七宝之一”的说法。可见,我国古代因对琉璃的认识不同而有不少称法和写法。近代,则根据其性质特点,配以“玉”字偏旁,写作“琉璃”。至此,琉璃有了固定的名称。

琉璃在熔融状态时液相粘度小、稀薄易流淌,不同釉色可水乳交融,浑然一体,是其一大特性。从我国古代对其命名中也可看出:“流离”者,形体不稳定,易流淌可离异也!因视其如宝似玉,故称“璧流离”或后以“玉”字偏旁相配。

我国古代的早期琉璃——璧流离是一种以氧化铅为主体的自然矿石。氧化铅俗成密陀僧或黄丹。它有两种互变体:黄红色四方晶体和黄色正交晶体。在空气中加热至500℃,即变成红色的四氧化三铅,俗称红丹。由于这种自然矿石在不同条件下颜色的多变性,故《汉书注》中有“采泽光润、逾于众玉、其色不恒”之说。

现代琉璃通常是一种与一般玻璃质釉料不同的特殊釉料。它的本质是一种以氧化铅为主的低温形成的有色半透明体矿石。它的这种本质差异使得它与陶、瓷、玻璃及料器有明显的不同而独具一格,自成一体。至于琉璃器皿物件,既不属于简单的陶器,又不属于瓷器,它属于釉陶的范畴。它是简单陶器在进一步发展中,渐趋于完美和高级的产物——琉璃产品。它与我国驰名中外的陶器是我国古老文明史上的一对孪生兄弟。它既有陶器那种五彩缤纷,多种色调和灿烂夺目的光泽等特点,又具有材料简单易得、烧成容易(低温煅烧)、成本低廉、便于大规模生产等优点。因此,琉璃制品不仅做为精美的室内摆设小件受人喜爱,而且被人们做为高级建筑材料装饰庙堂宫殿,厅塔楼阁。其富丽堂皇,流金溢彩,充分显示了我国的民族风格和民间色彩,为世界所瞩目。

三、工艺与用途

玻璃工艺的出现,是我国人民对铅化合物长期研究的结果。铅的熔点很低,为327.5℃。铅的许多化合物,色彩缤纷,可用作各种颜料,早为人们所了解。如铬酸铅是黄色颜料,碘化铅是金色颜料,,碳酸铅是白色颜料。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会炼铅的国家之一,最早可追溯到殷代末年纣王时。东汉魏伯阳所著的《周易参同契》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炼丹术专著,书中提出了物质发生化学变化配方比例的粗略概念。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正是在了解掌握铅化合物变化规律的基础上,结合对各种矿物质颜料的知识,创造出了色彩绚丽的琉璃釉色,形成了独树一帜的琉璃工艺。

琉璃制造工艺与土陶工艺相似,但多一些工序。一般先经过打泥,即把高岭土加水拌成泥状,加工成坯泥,然后用手工将坯泥装入模具,用力挤压、造型,然后整理,使之光洁整齐,再装上捏制的花、鸟等图案或适当雕刻加工,放置阴凉干燥处阴干。待各种坯泥自然干燥后,装人高温室内,用煤做燃料于1200℃左右烧制,使坯体坚硬、定型。这个工序叫“素烧”,即不上釉烧制。素烧结束后,将半成品从窑内取出,冷却后将事先配制好的各色釉料均匀地涂在烧件半成品上,然后装入窑内,进行低温釉烧。釉烧不用煤碳而用木质坚硬的木柴做燃料,烧制24小时后冷却取出,即成美观大方、光彩照人的琉璃成品件。

琉璃制品晶莹夺目、色彩斑烂,且匀色自然用途广泛,千百年来,受到人们的喜爱。但一开始品种稀少,价格昂贵,只能为贵族,帝王之家所独有。《世说新语•汰侈》中记载:“武帝尝降王武子(济)家。武子供馔(zhuan),并用琉璃器。”以后随着琉璃工艺的成熟,品种和产量均有扩大,其用途逐渐扩展到窗扉等局部建筑构件。如《西京杂记》中有“昭阳殿窗扉多呈绿琉璃”。唐宋时,琉璃制品已扩展到高级城垣、楼台、厅堂等建筑物,在古诗、古画及戏文中有不少描绘。如五代南唐周文矩曾作画描绘开元时王昌龄和他的朋友在琉璃堂下宴集的故事,取名为《琉璃堂人物图》;宋司马光《温国文正公集(二)•碧楼》诗中有:“烟互叠琉璃,危楼半空倚”句;元代杂剧《西厢记》里也有“梵王宫殿月轮高,碧琉璃瑞烟笼罩”的唱词。佛教故事里,也有不少关于琉璃建筑物的记述。如《杂宝藏经》中说:“波罗柰(nai)国有慈童女,家贫、卖薪养母。一日至山中,见琉璃城,有四玉女擎四如意珠,作唱伎乐来迎”。

中国琉璃不仅作为建筑艺术的珍品大放异彩,而且在古代随着我国丝绸之路的建立,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充当了友好的使者

四、发展与前景

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琉璃传统工艺的发展,认真采取了“保护、发展、提高”的方针,进行了一系列的挖掘、恢复和开发工作。全国著名的北京琉璃厂,解放初期已能制造二十余种釉色产品。在装点首都人民大会堂等大型建筑物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被称为“琉璃之乡”的山东博山美术琉璃厂,解放后,美术琉璃种类繁多,异彩纷呈。他们不仅生产技精艺绝,被国外收藏家名誉为“山东画派”的内画瓶,而且生产在国内外独树一帜的晶莹夺目、色彩艳丽、造型优美的各种花球,和造型古朴、洗炼、憨态可掬的各种料兽及各种琉璃料珠。

博山的“鸡油黄”色料,俗称黄玉。光泽温润、质地凝重,黄中透亮,可与美玉相媲美,主要用于制作高档雕刻工艺品,是民间难得的名贵色料;另一色料“鸡肝石”,色如鸡肝,纹如佳石,用它制作的笔筒、笔洗和花瓶等,古朴凝重,典雅大方。这两种名贵色料,国内外久负盛名,但清末已失传。经琉璃老艺人苦心钻研,终于研制成功,1967年已恢复生产。

地处黄河中游的中华民族发祥地古耿河津,元明以来,烧制琉璃已名闻遐迩。全国许多名胜古迹如芮城的永乐宫、解州的关帝庙、太原的晋祠、定襄的五台山、浑源的悬空寺、洪洞的广胜寺以及北京的故宫等,都有河津制做的琉璃构件。特别是广胜寺琉璃飞虹塔,为我国现存最早的多色琉璃塔而列入中国之最。塔平面呈八角形,共13级,高47 米,外表几乎全部以黄、绿、蓝三色琉璃构件镶嵌,包括斗拱、角柱、栏板、佛口、仙人、鸟兽、花卉等,造型无一重复。其中有的是浮雕,有的是悬塑,十分精美,釉彩色调富于变化。塔身在蓝天白云下,五彩缤纷,犹如雨后长虹,飞虹塔因以得名。飞虹塔的琉璃构件,充分显示了河津琉璃工艺在历史上的艺术成就,也推动了地方琉璃工艺不断进步。近年来,河津琉璃工艺系列产品如古建构件、园林点缀、工艺陈设、三彩壁画等已达八百多种,釉色由原来的八种增加到三十余种,河津琉璃已成为全国著名琉璃之一。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在改革、开放、搞活方针的指引下,中国琉璃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广大琉璃艺人和专业工作者坚持传统工艺与现代科技相结合,欣赏与实用相结合的原则,潜心钻研,大胆实践,不断总结,使琉璃品种逐年增加,技术水平不断提高。目前,琉璃饶成工艺已改土窑为机械化隧道窑,改二次煅烧为一次煅烧,改人工看火为电子自动控制;琉璃制品在造型上已不只局限于传统的兽头、螭吻及园林点缀,而且可以制成台灯、壁挂、大型立体壁画等现代日用品和观赏品;在艺术形式上不仅局限于传统绘画手法和色彩,而且借鉴了国外抽象派、印象派等现代装饰画风格,使琉璃工艺的道路更加宽广、前景更加迷人。

中国琉璃不仅在世界文明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展望未来,它必将以自己独特的魅力和风彩,在现代文明中为传承中国历史文化做出更大的贡献。